《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解读

2014-12-09

  随着我国互联网行业的迅速发展,网络已经成为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法律问题,例如,网络知识产权保护、个人信息保护、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治理与预防等等。为了依法加强互联网管理,充分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依法实现开放、自由、规范、有序的互联网秩序,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结合审判实践,经审判委员会第1621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自2014年10月10日起施行。以下对《规定》进行解读。

  一、管辖法院和诉讼程序的规定体现了方便诉讼的原则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一般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规定》根据互联网技术发展的现状,坚持方便当事人诉讼和方便人民法院审理的原则,进一步规定了:“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终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另外,针对如何确定适格的被告的问题上,明确了原告既可以单独起诉网络用户,也可以单独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如果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后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人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若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处罚措施。如此规定不仅方便被侵权人维权,亦降低网络服务提供者违反对网络用户的保密义务的风险。

  二、明确了“通知”的内容以及其可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免责理由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了:“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可见,被侵权人的“通知”是其维权手段,也是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关键要素。《规定》进一步规定了具有法律效力的“通知”应当包含:通知人姓名、联系方式、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网址或其他相关信息、要求删除相关信息的理由。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以通知为满足必要条件而主张免责。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涉嫌侵权的网络信息采取必要措施后,发布该信息的网络用户主张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可以收到通知为抗辩理由。

  三、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知道”侵权的认定问题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那么如何判断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实践中不同法院存在较大差别。《规定》仍未作出一刀切的判断标准,是考虑到,如果司法裁判中认定的标准过严,会造成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责任过重,可能会使网络服务提供者自我审查过严,经营负担加大,进而影响合法信息的自由传播,不利于互联网的发展;如果司法裁判中的标准过宽,则会导致网络服务提供者怠于履行必要的注意义务,放纵甚至主动实施侵权行为。《规定》第九条在兼顾两者的前提下,规定人民法院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知道”,应当综合考虑下列因素:(一)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以人工或者自动方式对侵权网络信息以推荐、排名、选择、编辑、整理、修改等方式作出处理;(二)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以及所提供服务的性质、方式及其引发侵权的可能性大小;(三)该网络信息侵害人身权益的类型及明显程度;(四)该网络信息的社会影响程度或者一定时间内的浏览量;(五)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预防侵权措施的技术可能性及其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六)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针对同一网络用户的重复侵权行为或者同一侵权信息采取了相应的合理措施;(七)与本案相关的其他因素。

  四、明确了转载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及其程度的认定问题 

  在信息传播的形态上,以社交网络为媒介的转载等二次传播,影响巨大。尤其是微博、微信等近几年迅猛发展的社交网络以及由此产生的自媒体,在传播范围、影响力等各个方面均有超出传统媒体之势。对于转载侵权信息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及其程度的认定问题上,《规定》亦遵循兼顾网络自由和行为人必要的审查和注意义务的原则,未作出一刀切的判断标准,而是规定了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一)转载主体所承担的与其性质、影响范围相适应的注意义务;(二)所转载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的明显程度;(三)对所转载信息是否作出实质性修改,是否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标题,导致其与内容严重不符以及误导公众的可能性。

  五、明确了个人信息的保护范围 

  2012年12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发布施行,确立了个人电子信息保护的基本原则,即合法、正当、必要的三原则。随着大数据技术的迅速发展,个人信息的收集、利用几乎无处不在,同时,个人信息的内涵越来越丰富,范围越来越广。实践中,已经发生因利用信息网络公开他人个人信息的行为造成侵权的案例。为打击该侵权行为,《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了:“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同时,考虑到互联网时代个人信息一定程度公开属不可避免的事实,以及公共利益、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等因素,《规定》亦规定了公开上述个人信息的免责情形:(一)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在约定范围内公开;(二)为促进社会公共利益且在必要范围内;(三)学校、科研机构等基于公共利益为学术研究或者统计的目的,经自然人书面同意,且公开的方式不足以识别特定自然人;(四)自然人自行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五)以合法渠道获取的个人信息;(六)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另有规定。

  六、明确了“有偿删帖”的协议效力以及责任承担问题 

  在网络信息侵权的事件中,被侵权人往往处于信息、技术等方面的弱势,从而滋生了有偿删帖非法服务产业。即使被侵权人与网络用户或网络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删帖服务协议”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但该约定有可能导致放纵网络信息侵权行为,不利于建立健康、良好的网络信息传播秩序。从保护公序良俗的目的出发,《规定》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被侵权人与构成侵权的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达成一方支付报酬,另一方提供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服务的协议,人民法院应认定为无效。另外,如果网络用户发布的网络信息为合法的,则该信息的传播不应受到非法阻碍,他人亦有权利用网络获取该信息。实践中, 有专门以删帖为业的经营主体,接受他人委托,对特定的网络信息采取篡改、删除等措施。《规定》将擅自篡改、删除、屏蔽特定网络信息或者以断开链接的方式阻止他人获取网络信息的行为认定为构成侵权,委托人、受托人应承担连带责任。

  七、明确了“雇佣水军”的责任承担问题 

  所谓雇佣网络水军的问题,常见的形态是,既有组织者、教唆者,也有实施者,在侵权责任的形态上,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规定》第十五条规定了:“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八、加大对被侵权人的司法保护力度 

  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的案件,往往有以下特点:一是维权成本比较高。维权成本高体现在确定侵权人的成本高、取证成本高、律师费用高等几个方面。二是在侵害隐私权、名誉权等人身权益的案件中,被侵权人往往并无具体的财产损失或者不能证明具体的财产损失,被侵权人即使胜诉其获得的经济补偿甚至低于其为维权的支出。维权成本过高、违法成本过低的不平衡,导致被侵权人往往选择放弃通过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导致放纵侵权行为,不利于倡导正确的网络观念、确立良好的网络行为规范、建立规范的网络秩序。有鉴于此,《规定》在财产损失的赔偿方面作出了如下规定:一是将维权成本,包括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和合理的律师费用作为侵害人身权益的财产损失,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二是参照相关规定,在被侵权人的财产损失或侵权人获益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在50万元以下根据具体案情作出裁量。三是侵权人败诉的案件中,侵权人拒不履行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或者恢复名誉等判决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在网络上发布公告或者公布裁判文书等合理的方式执行,由此产生的费用由侵权人承担。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成员单位: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