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东送十年评说

2013-09-20
  在中国30年来波澜壮阔改革开放中的前20年,国家的经济建设重心偏于东部沿海地区,珠江三角洲与长江三角洲地区成了耀眼的明星。而广大的中西部地区长期以来,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存在于东部地区耀眼的光芒之下。

  也正因为此,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为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中国做出了西部大开发的重大决策。

  这一决策是以经济区和经济带为枢纽,以重大工程为连接点的。重大工程包括西气东输、西电东送、青藏铁路等的建设速度明显加快。

  2000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再一次明确,要进一步加快西电东送的步伐。而事实上,截至目前,这些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项目中,产生了重大经济效益的,西电东送堪为首选。

  今年是西部大开发第二个10年的起步之年,包括"西电东送"工程背后的资源、财税、移民和环境等各种问题的叠加,对决策层构成了新的考验。《第一财经日报》为此邀请曾经参与了西电东送的部分官员、专家学者,来共同讨论"西电东送"背后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自西电东送以来,不可否认给西部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活力,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西部也由此付出了资源的代价,怎样看待这种矛盾?

  邵秉仁(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原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国家电监会副主席):首先要肯定西电东送,它的目的是要发挥西部地区资源的优势,同时又支持东部的发展,这个方向没有错。 

  但是现在东西部的差距越来越大,这里有多方面的原因,为此国家还需要完善支持西部的若干政策并细化。西部地区的发展,包括民族问题,如果不能引起更高程度的重视的话,后果将比较严重。作为西部大开发一个部分的西电东送,当前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亟待完善。 

  周小谦(中国能源研究会副会长,原电力工业部总工程师、国家电力公司"西电东送"办公室主任):无论以前还是目前来看,西电东送都是必要的,这为当地的资源找了一条出路。资源如果开发,最好的办法是当地利用,但当时西部没有这个条件,只能外送,这是当时的考虑,资源的开发促进了西部经济的发展,这一点不容否认。

  我们很早就考虑过西电东送的规模问题,当时各省市的积极性就很高,比我们预想的要高很多。西部一些省市恨不得马上送出去,有一种今天有电今天送的心态。但西电东送本身各省都需要规划、需要统筹,也需要考虑长期发展。

  袁荣贵(贵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长,贵州省政协副主席):拿贵州来说,西电东送的成绩还是比较显著的,这些年的发电量上升很快,也充分发挥了贵州水电、火电互补的优势。以前贵州光靠水电,但如果遇到冬天枯水期,就比较麻烦。西电东送之后,贵州也建了很多火电厂,这样就能有较好的调剂。

  陈秀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全国经济地理研究会会长):这反映了一个市场和国家整体需要之间的矛盾。总体来看,西部做出了一些牺牲,但却没有得到回报。其中关键的因素是西电东送的电价是怎样的,同时资源税的改革也要加以考虑,而且这也不是西电东送一个工程所面临的问题,包括西气东输、南水北调等几个大型工程都面临这个问题。如果西部没有直接受益,资源还是被廉价外送,这对于西部的发展也会有一些伤害。

  日报:西部一些省市认为西电东送的上网电价偏低,而受端省市并没有以低廉的电价转移给当地的电力消费用户。如何看待这种价差,对于西部提出的调高上网电价,你认为是否合理?

  邵秉仁:西部地区可以通过资源税征收,来增加西部地区的收入。由此所带来的价格上涨及企业成本上升不能转嫁给消费者,而应由承担这项工作的国有企业自我消化,这还可以促进企业科学合理地利用资源。

  周小谦:如果同网同价,甚至上网电价可以稍微高一点,现在关键是政策要配套。

  袁荣贵:西电东送在电价方面有争论,西电东送的上网电价比较便宜,尽管这些年价格也逐渐在调整,但上网电价仍然偏低,西部各省市都觉得比较吃亏,这也是西部各省市的实际情况。过去搞西电东送是政策因素,同时也能解决东部资源匮乏的问题,但现在东部发展起来了,区域平衡也应该考虑更多因素。

  陈秀山:西电东送的上网电价这些年来逐步缓慢提高,但总体上西部仍处于弱势地位。现实的情况是,东部有替代能力,如果西电东送的要价过高,在送的数量上肯定会受到一些限制。

  现在中国的终端电价是不是能放开,我认为这是个核心问题,同时"西电"是不是可以向大型用户签订交易协议,也是一个需要探讨的解决办法。

  日报:如果按照现行的分税制度,流转税收是以公司注册地作为纳税地,现行的税费制度将可能对西电东送发端省市的积极性造成影响,流转税收如何改革才能解决这种矛盾?

  邵秉仁:这涉及到财税制度和政策的改革,如继续实行分税制,必须做到西部地区的事权与财权相统一。由于西部的经济来源主要是自然资源,石油、天然气、矿产等资源的不可持续性会导致西部的可持续发展受到挑战。因此,税收留给西部地区的比例应该加大,包括资源税的征收应全部留给地方。

  同时,征税可以促进资源的合理利用,支持当地的可持续发展,这是一箭双雕的办法,也是一条西部地区发展的重要出路。

  陈秀山:西电东送实际上集中体现三方利益,输电的地方政府、受电的地方政府,以及中间相关的企业。我认为今后的出路有三个方面:一是资源环境税的改革,二是终端电价包括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能不能市场化,三是流转税的改革,这些都直接关系到区域发展平衡。 

  日报:新增水电移民成本究竟应当由"西电东送"各获利主体承担,还是应当由社会和国家"埋单",一直是一个业界争论的话题。怎么看待现在的移民成本补偿?

  邵秉仁:我认为,纯商业开发的项目,必须由受益主体来埋单。关于移民和环境成本的补偿,应该提高水电价格,实现水电、火电同质同价。提高水电价格,就等于增加了一块收入,这块收入不是留给企业,而是一部分用于移民、一部分用于生态环境的保护。

  周小谦:当时主要是在考虑效益,对移民等问题考虑得确实不够,虽然一直也都很重视移民的问题,但当时由于受政策的影响,没有把人的问题放在第一位。现在新建的水电站就充分考虑了这一因素。

  只要政策能够配套,实行水电、火电同网同价,水电利润的一部分完全可以解决移民成本问题,也可以保护生态环境和进行治理。(转自财经信息网,2010年6月7日)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成员单位: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