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电东送”应兼顾扶贫、移民、环保等多方面利益

2013-09-20
  内容摘要:“西电东送”作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标志性工程之一,实施近10年来,有效缓解了我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东西部地区能源需求与供给的不平衡难题,为东部地区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安全的电力保障,也对东部地区环境保护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与此同时,西部地区自身发展相对缓慢,相关问题较多,有关专家建议我国在实施“西电东送”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西部地区电力开发的移民、环保等隐性成本,建立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实现东西部地区的协调发展。

  新华社信息昆明12月25日电(记者 赵大春 伍晓阳)“西电东送”作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标志性工程之一,实施近10年来,有效缓解了我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东西部地区能源需求与供给的不平衡难题,为东部地区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安全的电力保障,也对东部地区环境保护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与此同时,西部地区自身发展相对缓慢,相关问题较多,有关专家建议我国在实施“西电东送”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西部地区电力开发的移民、环保等隐性成本,建立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实现东西部地区的协调发展。

“西电东送”利益失衡

  电力资源供给与需求在区域分布上的不均衡是我国的一大国情,西部地区拥有丰富的电力资源,但消耗较小;东部地区电力需求较大,而资源不足。据云南电网公司数据显示,我国水电资源的81%集中在西部地区,煤炭资源也主要集中在西北和华北地区,但电力消耗却集中在东部沿海等地区,仅北京、上海、江苏、广东等7省(市)的电力消耗就约占全国电力消耗总量的40%。

  为缓解东西部地区之间的电力供需不平衡难题,“西电东送”作为我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项重要工程于2001正式实施,通过近9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南中北三条大通道:南部通道,主要开发贵州、云南、广西水电及火电,供应广东;中部通道,主要开发三峡水电站、金沙江梯级水电站和四川水电,供华中、华东、福建地区;北部通道,指黄河上游水电站和山西、内蒙古西部地区火电,供京津地区。

  贵州省社科院的一项调研显示,“西电东送”工程实施以来,仅水电西部送往东部的电量累计就达1897亿千瓦时,这可减少东部燃烧6562万吨标准煤;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14万吨,减少烟尘排放70万吨,降低环境污染损失达到98亿元。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登晓认为,“西电东送”在东、西部地区均产生了巨大效益,尤其对东部地区降低电价、保护环境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云南省能源局局长马晓佳认为,“西电东送”工程还带动了西部地区一大批电源和电网项目的投资建设,有力地拉动了西部省份的经济发展,增加了售电收入和税收收入,带动了煤炭开采、交通运输等相关行业的发展。

  云南省政府研究室区域发展处处长杨烨认为,在“西电东送”工程实施过程中,区域利益分配的严重失衡也始终伴随着西部省区。在利益分配上,始终存在“东部购电地区得大头,电力开发企业得中头,西部地方政府得小头”的情况,这会导致电力开发所在的西部地区越开发越贫穷。

  贵州省社科院的调研显示,在“西电东送”工程中,东部购电方、西部电力企业、西部地方政府三方的利益分配占比分别为64.6%、22%和13.4%,东部地区占了利益的最大份额。

  记者在“西电东送”重点工程溪洛渡、向家坝电站所在的云南省昭通市调研发现,该地区尚有一些农民住在茅草房中,没有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据昭通市扶贫办统计,到2008年底,该市还有贫困人口198.6万人,占全省和全国的比重分别为35.78%和4.96%。

现行定价机制不利于西部将电力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

  胡登晓称,一方面是“西电东送”定价过低,未在电价中充分考虑能源开发所付出的环境、移民成本;另一方面,东部省市依托雄厚的经济实力,在议价方面非常强势。

  胡登晓认为,由于云南、广西、贵州等西部地区都把广东省作为主要供电目标,必然造成买方在电力市场交易上的主动权,使送电省份在电力价格方面激烈竞争甚至削价。

  马晓佳也认为,过去由于认识上不到位等问题,电站建设成本单一,仅考虑电站建设和运营成本,未将环保、移民、扶贫及带动电站所在地经济发展等成本考虑在内,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环保等问题的重视不断提高,电站建设中这部分成本也呈现出不断上升的态势。

  据云南省能源局统计,在澜沧江、金沙江和怒江这三江干流上,水电站建设从开始到可研阶段,环保投资一般占总投资的5%—7%,移民投资一般占到总投资的15%—20%,个别在30%左右。

  贵州省社科院统计,西南地区水电站建设每千瓦产生移民1869人,每万千瓦淹没耕地平均高达2262亩,在“十五”末期,水电移民已达250万人,这还不包括三峡库区,间接涉及人口500万—600万人。

  同时,为了加快电站工程进度及政策滞后等方面原因,电站建设过程中还出现了一系列移民上访等群体性事件,维稳成本也不可低估。

  另外,西部地区的大量火电站建设,在为东部地区送去电力的同时,也加大了西部地区化石能源的消耗和二氧化碳等物质的排放,对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危害。

  而“西电东送”所在的西部省区,大多把向东部送电排在本地用电需求之前作为第一目标,因此,西部地区企业用电电价要高于电网送往东部的电价;而在枯水期缺电的时候,云南等西部省区还通过本地拉闸限电来保证东部的电力供应。

  专家们认为,正是在电力供应计划上将东部放在首位,在缺电时候牺牲西部利益支持东部发展,以及在向东输电的定价上没能充分考虑到电力开发的附加成本,使得电价过低,不能很好覆盖相关成本支出,导致了西部地区没能很好地将电力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如果这样的情况不进行协调,易导致富者更富、穷者更穷的“马太效应”,对西部是非常不公平的。

电价应兼顾扶贫、移民、环保等多方面因素

  为更好地促进西部地区发展,使西部的电力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相关专家认为应改变现在“西电东送”的电力定价机制,更好地兼顾环保、移民、扶贫等多方面因素。

  目前,我国电力价格实行严格的国家管制,主要采用两种定价模式:一是根据购电地区综合上网价,随行定价,跟随浮动,如三峡电站便是采用此种模式;另一个是核定成本,合理利税,由国家定价,“西电东送”采取的是后一种定价模式。

  马晓佳称,“西电东送”外部所付出的许多成本,如经济的、生态的代价,这些都应计入市场交易成本,要扩大发电成本核算范围,反映真实移民成本、环境成本,对西部在生态、资源方面所承担的巨大损失,给予一定补偿。

  胡登晓认为,国家要加强对西电东送利益分配的科学干预,这是实施长期、稳定、双赢的“西电东送”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要前提条件。

  国家应该建立起由中央政府主导的西电东送定期的区际和省际的协商谈判,共同协商解决东西部地区在能源开发、电价成本核算、电源建设等方面存在的分歧,在不影响东部地区利益前提下,为西部地区获取正当公平的利益提供机制体制安排。胡登晓提出,“西电东送”合理的电价制定政策可参照以下标准:一是西部地区所用电价近期不高于东部地区在西部购电的平均上网电价,远期不高于东部本网新建电厂的上网电价;二是购销电价之差,按1?1在东西部地区之间进行合理分配,据此制订“西电东送”的电价。(转自新华网,2009年12月28日)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成员单位: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