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 | 海南跨海电力联网工程穿越“最后一公里”

2010-10-08
  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超高压、长距离、较大容量的海南跨海电力联网工程3月29日取得重大进展。三根长达32公里的500千伏海底电缆全部成功穿越琼州海峡并登陆海南林诗岛终端站。500千伏福山变电站等陆上工程也将于4月底全部竣工并具备带电条件。整个海南联网工程计划于今年6月底前按期投产。
  本报讯 记者庞彩霞、通讯员陈云亭报道:海南联网工程最关键、难度最大的海上施工取得了重大进展。3月29日,3根长达32公里的500千伏海底电缆全部成功穿越琼州海峡并登陆海南林诗岛终端站。500千伏福山变电站等陆上工程也将于4月底全部竣工并具备带电条件。整个海南联网工程计划于今年6月底前按期投产。届时,孤立运行近百年的海南电力将真正融入坚强牢固的南方电网主网,造福海南人民。
  据介绍,由于海南岛地理位置特殊,1914年通电以来岛上电力供应一直是自我运行的系统,电力供应安全性差、可靠性低,特别是2005年台风“达维”的袭击,海南电力设施遭受重创。因此,跨海与全国电网相联成为海南人民的迫切愿望。
  秉承“对中央负责,为五省区服务”宗旨的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与海南省政府达成共识,建设跨海电力联网工程。2005年10月,海南联网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复核准。通过艰苦的国际招标,2007年2月签订海底电缆及附属设备采购合同,项目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总投资近25亿元的海南联网工程是亚洲第一个500千伏超高压、长距离、大容量的跨海电力联网工程,也是世界上继加拿大之后的第二大同类工程。其北起广东省湛江市500千伏港城变电站,南落海南省海口市500千伏福山变电站,输电线路总长171.9公里,其中穿越琼州海峡海底电缆32公里。工程设计容量60万千瓦,远期增容至120万千瓦,福山变电站通过4回输电线路与220千伏海南电网相联。据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总经理侯卫东介绍,该工程自开工建设以来,得到了海南、广东两省各级党委政府、有关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配合,而超高压公司也将海南联网工程建设作为实践科学发展观的大舞台,组织多家设计、施工、监理单位,齐心协力、争取机遇、主动承担、攻坚克难,严把质量关,高效推进工程进度,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工程按期投产。
  3月中旬以来,捷报频传:3月17日,第一根500千伏长达32公里的海底电缆成功登陆海南侧的林诗岛终端站;3月22日,第二根海缆铺敷登陆;3月29日,第三根海缆顺利登陆,完成工程的最关键施工。而500千伏福山变电站、500千伏交流架空线路、500千伏徐闻高压电抗器站、500千伏湛江(港城)变电站间隔扩建等陆上工程也将于4月底竣工并具备带电条件。
  据介绍,实现联网至少可以释放海南电网现有备用容量约33万千瓦,也即一年可以为海南增加约15亿千瓦时电,可基本满足海南这几年新增的电力需求。而且随着未来海南昌江两台65万千瓦核电项目建成投产,当海南电量有富余时,也可以通过海底电缆向广东送电。
  “海南联网工程让海南人民实现近百年的联网夙愿,结束海南电网‘电力孤岛’的运行历史。”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方晓宇说,“与南方电网主网相联,不但能有效改善海南电网供电质量,大大提高电网运行的安全可靠性,还将进一步发挥南方电网资源优化配置大平台的作用,推动海南经济产业结构升级,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新闻现场
  三根世界上单条最长距离较大容量的超高压海底电缆,被施工人员小心翼翼地连接到海南岛终端,又一个建设奇迹就此产生
  海底电缆建设奇迹是这样产生的
  本报记者 庞彩霞
  3月29日,第3根也是最后一根过海电缆登陆的日子。
  清晨6点多,天微亮。记者便乘车沿着海滨大道一路长驱。椰树在风中摇曳,那是琼岛的招牌景致哟!
  7:30许,记者到达琼州海峡的最南端澄迈县桥头镇林诗村,海南联网工程的陆上工程之一海南侧林诗岛终端站就建在此。三根500千伏的过海电缆就是通过与这个终端站相接,再经14.5公里架空线路至500千伏福山变电站,福山变电站通过4回220KV输电线路与海南电网相连。
  作为海缆敷设“最后一公里”的主战场,林诗岛终端站的这个清晨很是热闹。只见10多名中外施工人员在站内忙碌起来,他们正在做迎接第三根海底电缆登陆的各项准备工作。
  记者顺着一条专为电缆上岸而建的陡坡走下去,驻足琼州海峡南岸滩涂上的礁石向北望去,在约1公里之外的海面上,“斯卡格拉克”号敷设船静静地停泊着,尽管没有想象中的庞大威武,但鲜艳的红色船身、先进的设备以及它20多天来敷设电缆的神勇作为,还是让人心生敬仰。据说这种船目前世界上仅有两艘,专门用来运载和敷设海底电缆,载重能力近8000吨,有自航能力,有侧向动力定位系统,能保证电缆精确敷设到预定位置。
  自3月11日以来,“斯卡格拉克”已陆续“吐”出了所有的海底电缆。第三根电缆此刻也已封装好端口,被橙红色的浮包裹挟着。在晨光的映照下,弯曲盘浮的电缆就像一条橙红色的过海龙,十分壮观。
  9:00,一台挖掘机顺着斜坡开到了水边,开始牵引电缆上岸。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十几名中外施工人员紧密配合。电缆沿着滑轮铺成的专用通道缓缓上行,近处水中几个“水手”配合着拆除浮包,让电缆自然下沉,放置在预定的电缆路由上。远处水中十几个“水手”协助、保护电缆沿着正确的方向向前浮游。
  9:30,第三根海底电缆接头到达终端站内指定位置,成功登陆。
  伴着响成一片的欢笑声、鞭炮声,记者走近这条过海“长龙”,细细打量起来。
  海底电缆直径足有14厘米,每米重量就达48公斤。为什么要做这么结实呢?记者问。“电缆埋在深海,所以必须解决防海水高压、防腐蚀以及绝缘等关键问题。”超高压公司海口现管部黄贤球经理如是说。记者从电缆的横断面上看到,这根电缆由15层组成,主要包括了加强层、防蛀层、绝缘层等。从技术特色来看,它采用单芯牛皮纸绝缘,内部充油保持油压,中间没有任何接头,目前这根长32公里,是世界上单条最长距离较大容量的超高压海底电缆。
  海底电缆是怎样接过来的呢?黄贤球向记者——道来。海缆的敷设流程分为:接缆——扫海——始端登陆施工——海中电缆施工——终端登陆施工。其中始端和终端段属浅滩段作业,海中段施工在深海区,难度最大。
  3月24日,第三根电缆开始敷设。这一天,首先要将电缆端口接入广东侧的徐闻县南岭终端站。最难的地方是在深海段施工,电缆敷设船“斯卡格拉克”号一边向海南林诗岛移动,一边缓慢地“吐”出电缆,这个过程需要施工人员使用水下监视器、水下遥控车不断地进行监视和调整,通过显示器的实时电缆敷设参数和视频文件,控制敷设船的前进速度、方向和敷设电缆的速度以绕开凹凸不平的地方和岩石,避免损伤电缆。
  5天共走32公里,此时的“斯卡格拉克”号可能是世界上走得最慢的船了。3月29日,海底电缆连接海南岛终端。
  如此珍贵的3根电缆铺在海底,又该如何保护呢?据介绍,在沙地及淤泥区,施工人员使用CAPJET高压冲水,冲出一条大约2米深的沟槽,电缆埋入其中,旁边的沙土将其覆盖,达到保护电缆的目的;在珊瑚礁及黏土区则使用切割机切割1条约0.6米深的沟槽,之后把电缆埋入沟槽,再在电缆上覆盖水泥盖板等硬质物体。这个过程就叫做电缆冲埋保护工程,要到6月中下旬才完成。
 

  科学规划 精心施工 确保畅通
  ———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总经理侯卫东答记者问
  本报记者 庞彩霞

  记者:多年来,海南电网一直处于“孤网运行”的状态,供电可靠性难以保证,海南人民早就期盼电网建设能与全国电网相连。据了解,上马海南跨海电网工程很早就提出来了,但由于技术和经济等因素,迟迟没有开工建设,是这样吗?
  侯卫东:是的。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上马海南联网工程多次被提起,但由于技术等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得以实施。2002年底,国家大力推行电力体制改革,整合海南、广东、广西、云南、贵州五省区资源成立了南方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秉承“对中央负责、为五省区服务”的宗旨,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一成立就将建设海南联网工程提上议事日程,实质性研究海南联网,并大踏步地推进。
  经过反复论证和比对,选择了目前的500千伏交流联网方案,其主要原因是容量大、远期可以扩容,长远看可以实现企业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的双赢。在我看来,这个工程最重要的目的是将海南电网与南方电网主网联系在一起,从根本上提高海南电网的安全稳定性,对海南经济社会发展是强有力的支撑。
  记者:该工程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个超高压、长距离、较大容量的跨海联网工程,其中海底电缆的铺设是不是这个工程的关键性因素?
  侯卫东:在工程施工中,海底电缆的采购、供货成为工程推进的瓶颈。500千伏交流海底电缆的生产周期比较长,需要近两年。因技术原因,国内还没有厂家能够生产符合该工程建设要求的海底电缆,国际上也只有少数几家公司可以生产。但2005年10月国家发改委核准工程建设后,国际海底电缆生产供应紧张,价格陡增,如坚持采购,则数亿元的国有资产很可能会流失。作为负责任的国有企业,我们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更深入地研究其他联网方案。经过反复论证比较,2006年11月实质性研究制定220千伏交流国产海底电缆联网的方案。到2006年12月底,国际上三家公司相继提交500千伏交流联网方案新报价及轻型直流方案报价,在设备价格、工期和施工方案上都作出了有利于工程建设的新变动。南方电网公司把握住跨国公司国际并购的良机,最终决定采用挪威奈可森(NEXANS)公司提交的500千伏交流联网方案,节约近10亿元人民币。2007年2月6日,该方案海底电缆及附属设备合同签字生效,该工程于2月10日开工。
  记者:这样独特的工程,施工是不是也是很独特?存在什么样的困难?今年6月底前投产的目标会不会受到影响?
  侯卫东:电缆敷设是在水下,具有不同于我们以往输变电工程建设的特点,有很多是我们过去从未遇到的,需要不断探索;海上电缆敷设作业难度大,32公里长的海缆要一次性不间断敷设完毕;海上作业受台风等恶劣天气影响大,必须提前在3月—5月琼州海峡台风平稳期完成,时间比较紧张。
  困难虽然多,但我们得到了海南省、广东省各级党委政府、有关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作为工程建设者,我们在南方电网公司党组的领导下,在海南电网公司的协助下,发扬想尽办法去完成每一项任务的精神,对各个方面都主动靠上去开展艰苦细致的工作,使整个工程可控在控。比如,在房屋拆迁、征地、渔业补偿方面,我们深入村庄做了大量的解释说服工作,充分考虑村民、渔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尽量实现双赢。
  我们有信心按时于6月底前投产该工程。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建好这个工程很困难,运行好也不容易。三根海缆跨越琼州海峡,而每日穿梭往来的大型船只超过300只,还不包括那些中小型的船只,一旦出现抛锚、拖锚的情况,将会严重损害电缆,经济损失巨大,修复也相当困难。对此,我们坚持对国家、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立足于事故预防,积极做好生产运行准备,与广东省、海南省有关部门和单位进行技术、政策上的沟通和交流,加强监控,预防各种可能对海底电缆产生的危害,确保工程“建得起、管得好”,为海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坚强可靠的支撑。

 
  汇入全国“一张网”营造良好发展环境
  ——访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方晓宇
  本报记者 何伟
  
  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方晓宇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全力推进的500千伏海南电网与南方电网主网跨海联网工程的建成,将使海南告别“电力孤岛”的历史,有利于提高海南电网的抗风险能力,为海南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他说,前不久,南方电网公司与海南省政府共同签署了加快海南电网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南方电网公司将在未来3年内向海南电网投资100亿元。
  “随着海南新型工业化脚步越来越快,电力需求必然增加,离不开电力供应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方晓宇进一步分析,“经济加快发展,尤其是大企业、大项目落户海南,使海南工业经济发展迅速,也让海南电力消费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
  他认为,只有与南方电网主网相联,建设“效益型”与“送电型”结合的海南联网工程,才能结束海南“电力孤岛”的历史,从根本上解决海南电力发展问题。
  2007年海南电力供应最高负荷创历史新高,达156.81万千瓦,同比增长9.72%,而今年2月,全省最高用电负荷163.5万千瓦,同比增长12.6%,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的全国电力负荷下降的大环境中“一枝独秀”。随着“两大一高”发展战略的不断推进,160万吨造纸、100万吨烯烃、80万吨甲醇、30万辆汽车等大型工业项目将陆续建成投产,在这些项目的带动下,海南电力需求将再度呈现跨越式增长态势。预计到2010年,海南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175亿千瓦时,年均增长达到15.5%。
  方晓宇说,海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跨海联网工程,多次牵头听取工程建设方汇报工程进度和需协调的难题,并于2月25日牵头成立了工程建设临时指挥机构。
  谈到跨海联网工程建成后对海南经济发展产生的影响,方晓宇表示,南方电网主网穿越琼州海峡与海南电网在海底“牵手”,将大大改善海南电网供电质量,提高电网运行安全可靠性;一旦出现紧急情况,海南电网可依托南方电网主网获得紧急事故支援,电能质量和电网安全可靠性都将大大增强,对改善海南投资环境、促进海南经济发展以及海南生态省的建设和环境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海南电网将运行在一个由华北、华东、南方、华中、东北、西北六大区域电网组成的全国电力“一张网”中,正式融入全国联网大格局和能源资源优化配置大平台中。
  方晓宇表示,电力联网将对海南电力供应产生巨大影响:第一,联网后可以有效提高水电利用率和火电装机利用小时数,提高海南电网发电厂年利用小时,提高电网运行经济性,有望降低海南电网的销售电价,可减轻居民负担。第二,随着东方电厂一期、二期陆续投产发电,特别是2014年海南昌江两台65万千瓦的核电项目建成投产后,海南还有可能为广东电网提供调峰容量,向外输电增加电网经济效益。同时,有助于推进泛珠三角区域能源合作,在更大范围内实现区域资源优化配置,从而增强区域整体实力和竞争力。第三,海南电网与广东电网夏季高峰负荷相差约80分钟,与西部云贵电网负荷高峰相差约20分钟,可以通过余缺调剂,实现良好的“时差效益”,在短时间内相互缓解局部高峰用电紧张。第四,为海南通讯设施增加一条保障途径。海底电缆附带三根通信光缆,除输电功能外,还有通讯功能。除满足南方电网内部通讯需要外,还能提供大容量的额外通信信道,满足海南发展的需要。
 

  苦尽甘来的工程建设者
  ——记南方电网超高压公司职工官广荣
  通讯员 李桦
  
  官广荣,南方电网超高压公司海口现场管理部负责海缆的专职人员。自去年8月来到现管部后,他凭着过硬的电缆专业知识和较好的英文能力,负责与外方施工单位沟通和收集海缆敷设相关信息的工作。
  随着工程的向前推进,海缆敷设前海底路由的清理成为制约工程进展的一大难题。清理路由,就是要清除海里的渔网渔绳等一切可能阻碍敷缆船工作的海洋“垃圾”。 
  然而,清理工作谈何容易。琼州海峡为东西走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涨潮和退潮之间,而在涨退潮期间出海清理渔网渔绳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把握好每天约两个小时的平潮期抓紧工作,有一段时间,官广荣每天都是凌晨3点左右出发,天一亮就出海,哪里有渔网、渔绳就往哪里赶。风浪大的时候,晕船的痛苦自不必说了,同时还要面对随时可能被大海吞噬的危险。
  “出海、清除渔具、走访村民、了解情况、核实赔偿……每一项工作都必须细致、深入。”官广荣说,“渔政、海事、县政府、林诗村……每一个部门都得来回跑。”一段时间下来,皮肤晒黑了,人也折腾瘦了。
  3月10日,是官广荣的女儿满月的日子。3月11日,首根海缆正式开始敷设,官广荣仍在工作现场。
  “妻子怀孕没多久我就来到海南,直到女儿出生,我很少有时间回去,都在海南联网工程忙海缆的渔网拆除。几乎天天在林诗村、林诗岛海域工作,围着‘林诗’转,所以我给女儿起的小名叫‘林诗’。”说到这里,官广荣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作为海南联网工程建设者的一员,当被问到工作最深的体会时,官广荣说:“为了让海南人民早日实现愿望,我们付出再多的汗水也值!”
  说完,官广荣立刻收拾资料,背起袋子,往工地赶去……(转自《经济日报》2009年4月8日)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成员单位: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