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报道:“最美一线员工”刘苗查

2013-11-11

 

 

 

本网讯 1110日,经济日报以《丈量光明的尺度》为题,在“周末人物”版面用2/3版对“最美一线工人”——天生桥局员工刘苗查进行大篇幅报道。报道刘苗查用12年的青春岁月,在黔滇桂三省区交界的大山中,用坚实的脚步丈量银线的尺度,丈量光明的尺度。他不因学历低、起点不高,以及“粗活巡线工”的职业选择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通过自己的摸索、钻研,两次登上“国际舞台”,目前在平果培训基地向更多的人传授电网运行维护知识和技能。报道同时配发“采访感言《一种无言的担当》,希望读者在读完刘苗查的报道后,能够将视线从繁华的都市移到寂寞的大山,去看看那里的巡线工人,去认识那群可爱的人们。中国网、凤凰网等转载。(李品)

 

网址:

http://paper.ce.cn/jjrb/html/2013-11/10/content_178076.htm

 

丈量光明的尺度

记者 吴 浩

在黔滇桂3省区交接的大山中,一个人用12年的青春,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他用汗水为西电东送保驾护航

每当万家灯火时,他总在埋头学习。他撰写的两篇论文,先后被两届中国国际供电会议收录,用勤奋为西电东送工程输送了智慧。

他就是巡线工刘苗查。皮肤黝黑,背驼得厉害,中专学历,喜欢写诗——

 青春的萌动,寄予远去的银线

他把自己当成“山大王”,要看好这片大山里的超高压线路。

1978年,刘苗查出生在贵州晴隆县一个偏远的山区苗寨。他上初中时,当地仍然没有用上电。刘苗查决心考电力学校。

 那时考电力学校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县就我一个。刘苗查回忆时,脸上洋溢着喜悦。

1999年,刘苗查从贵州电力学校毕业,被聘用到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天生桥局工作。

在巡线岗位上,刘苗查一干就是12年。

天生桥局所处的黔西南州首府兴义市,周围大山环抱。伴随着云贵高原水电开发、西电东送事业发展,超高压输电线路从少到多,刘苗查巡线的脚步也踏遍了黔滇桂交界的莽莽大山。

当时被聘用到这里,看条件这么艰苦,很多人都觉得没有希望了。虽然我待遇很差,但一想到能帮别人用上电,心里很舒服,也就没了浮躁,能够静下心来做点事。刘苗查淡淡地说。

为了体验巡线的过程,记者和刘苗查一道上路了。

刘苗查怕记者累,就选了地处安农县境内的兴安直流“108铁塔,作为此次巡线的目的地。那里的山头要矮一点。

巡线路上,杂草丛生、树枝交错,没有现成的路,同行的几个人循着刘苗查的足迹前行。

刚巡线那几年,刘苗查喜欢用等高线画地图,标注输电铁塔编号、位置,以及周边的村庄、河流、道路、加油站、林木等。这样的笔记有好几本。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可能没有谁比他更熟悉。

巡线,要艰难地从一个山头爬到另一个山头,还要应对各种麻烦。

山里的马蜂窝特别多,输电铁塔上面也有。刘苗查看到马蜂窝,都要躲着走,不敢去碰它们。以前一个工友不小心碰到马蜂窝,被马蜂追着跑,后来送到医院昏迷不醒,差点送了命。

还有一次巡线路上,我正唱着歌,突然一个山民提着土枪从林子里蹿出来,大喊站住。我被吓了一跳,原来我差点踩到他设下的陷阱,逮野猪用的大铁夹子上。要是踩下去,脚后跟可能就没了。刘苗查以后巡线就特别小心。

刘苗查说,山里以前有野猪,有毒蛇,这些年少了。那时候巡线更危险的

秋高气爽,我们仍然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爬到山头的铁塔下。

刘苗查在铁塔下看了看接地线有没有问题,又用望远镜望了望铁塔上的设备是否正常,最后用相机拍了几张铁塔的照片,并用笔在铁塔上记录了巡线日期和他的名字。

刘苗查说,巡线一般不用登塔,但检修时就要登塔了。有时还要在输电线路上行走,表演高空跳舞

下山时,同行的人几次滑倒在地。穿过一段密林,眼前才出现一条土路。

刘苗查说,要是在下雪天、下雨天,更不好走。但巡线工作风雨无阻。

  我就在你点亮的街灯下,和你在一起

干巡线的,最对不住的就是家人,亏欠他们太多了。

晚上回来的车上,同行的几个人都睡着了。记者问刘苗查以前巡线时怎么吃饭。

早上要炒一大盆的蛋炒饭,我能吃两大碗。吃完两大碗后,还要用汤兑着饭再往肚里装一点。还有一次,我早上吃了48个饺子。年轻时吃饭,太猛了!”刘苗查神气地笑着说。

原来,巡线路太长,带设备多的时候,刘苗查就不带干粮了。早晨吃多些,撑一天,等晚上回家再吃饭。那时没有高速,回家已很晚了。

记者问他,胃没有什么毛病吗?干我们这行,老同志可能都有胃痛这个职业病他收住了笑容。

10多年的巡线工作,刘苗查体重始终保持在110斤左右,170的个头显得单薄瘦小。有时要高空踩导线带电作业,体重太重的话,干不了。

超高压输电线路所经过的大山是没有围墙的工厂,他把自己当成山大王,要看好这片大山里的超高压线路。

2008年春节前,南方遭遇罕见冰雪冰冻灾害,输电铁塔像拧麻花一样倒塌,输电线路损毁严重。

刘苗查和工友们组成抗冰抢险突击队,日夜奋战在兴义、贵阳、毕节、独山等地的大山中,足迹遍布大半个贵州省。保证贵州人民春节能用上电的宣战书,让他们奋不顾身地扎进了冰天雪地里。

在刘苗查办公室的电脑桌面上,有一张他抗冰时的照片。脸庞浮肿,眼睛像睁不开似的。刘苗查说,他那时好几宿没有睡觉。27日是春节,刘苗查没有回家。

抗冰期间,一位工友的父亲去世了,工友没能及时赶回家。他妻子打电话来,哭着说不知该怎么办。他就叫妻子把老人遗体放在楼梯间里,用被子盖住,等他赶回家料理后事。当时我也在场,大伙儿哭成了一片。刘苗查眼角泛着亮光,干巡线的,最对不住的就是家人,亏欠他们太多了。

“2009年,我在外地防山火,我岳父上午脑溢血刚做完手术,父亲下午又脑溢血住院,事都赶一块了。当时我赶不回去,就我老婆一个人在家里支撑着。

老婆以前很少对我说抱怨的话,但上次央视记者来采访时,她对记者说了,还读了她自己作的一首诗,当你不在家的时候,夜深了,我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看马路上三三两两的情侣经过,很想你;当路灯把我的剪影投放在阳台上,我能够感觉到,我就在你点亮的街灯下,和你在一起刘苗查有些哽咽。

 我为梦想而来

现代电网的运行维护,越来越专业化、科技化。巡线工人只靠两条腿巡线,是会被淘汰的。

刚工作没多久,刘苗查就觉得,输电线路的维护工作有些属事后诸葛亮当时出现问题最多的就是输电铁塔遭受雷击。我对我管理的‘207铁塔做了统计分析后发现,铁塔处在迎风面或者是大峡谷,就容易遭到雷击。”2001年,刘苗查撰写了第一篇论文——500千伏天贵线雷电易击点和易击段的分析》。

这篇论文没有发表,不过通过写这篇论文,我把雷电对输电线路的危害、防范雷电的技术手段都摸清楚了。刘苗查没想到的是,他的研究派上了用场。

当时,我们天生桥局管辖的220千伏线路安装避雷器,专家说得装70支,一支避雷器2万多元。我就提建议,只在易遭雷击的铁塔上装避雷器,总共才装了12支。自那以后,这条线路没发生过雷击跳闸。刘苗查说,公司资金紧张,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从此,刘苗查再没有放下写论文的笔。

中专毕业生的刘苗查写论文,在天生桥局是件新鲜事。当时,局里写论文的人寥寥无几。但刘苗查坚定地认为,现代电网的运行维护,越来越专业化、科技化。巡线工人只靠两条腿巡线,是会被淘汰的

2005年,刘苗查在参与验收国内第一条高海拔紧凑型线路罗百I时,发现相-相之间(交流电塔的两根输电线之间)距离太短,可能引发线路跳闸。他向工程部提出了这个技术缺陷,并获得及时整改,确保了该工程一次送电成功并安全稳定运行。

为了让更多同行认识到这一工程缺陷,刘苗查撰写了《关于紧凑型输电线路耐张塔相-相电气距离的思考》。2006年,该论文被第二届中国国际供电会议收录,他被邀请到北京参会,是会议代表中惟一的线路工人,惟一的中专毕业生。

2009年底至2010年初,南方持续干旱,山火频发,引起输电线路跳闸,威胁到西电东送主网架安全。刘苗查大胆地提出,山火使空气由不良导体变成了良导体这一观点。一篇《浅析电网山火跳闸与预防》的论文出炉,入选第四届中国国际供电会议,刘苗查再次登上国际会议讲台并宣讲了他的论文。

刘苗查说,我没有因粗活巡线工的职业选择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因为我为梦想而来,为万家灯火而来

两年前,刘苗查通过转正考试,成为天生桥局一名正式员工。今年,他走上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公司平果培训基地的讲台,向更多的巡线工人传授电网运行维护知识。

大山中深处的一朵朵浪花,点亮了万家灯火的灿烂。在万家灯火的背后,像刘苗查一样的巡线工人,正在用坚实的脚步丈量银线的尺度,丈量光明的尺度。在莽莽大山中,用汗水和智慧践行着光明的梦想。

 

采访感言:一种无言的担当

一个巡线工人,12年来和沉默的大山打交道,和坚硬的铁塔打交道,和千里的银线打交道。寂寞的时候,写几句诗,他认为,那里的大山是孕育诗意的土壤。他说,他甘愿做一颗种子,扎根在大山里的土壤中。

采访时,我见识到了和刘苗查一样的巡线工人。我原本以为巡线工人的脸上会布满沧桑,笑容对他们来说都是难得一现的。然而,他们在工作之余,坐在草垛上有说有笑,自得其乐,大山深处,顿时活力四射。在他们中间,还有一批来自天南海北的大学生,甘愿扎根西部,为西电东送事业贡献青春。

刘苗查觉得自己很幸运,有很多人通过媒体认识了他。但他又觉得,其他巡线工人同样有着令人喜悦的成功,令人垂泪的故事。遗憾的是,他们不曾被人们所认识,也无所谓遗忘。他们像大山一样沉默寡言,默默坚守在西电东送的大通道上,守护着万家灯火。

我能做点什么呢?我只能希望读者们在读完本期的报道后,能够将视线暂时从繁华的都市移到寂寞的大山,去看看那里的巡线工人,去认识那群可爱的人们。

    当您认识了他们后,我相信您会感受到一份执着的坚守,一股光明的力量,一种无言的担当。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成员单位: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